无忧书城
返回 我有一座冒险屋(我有一座恐怖屋)目录

第1201章 九秒钟的未来

所属书籍: 我有一座冒险屋(我有一座恐怖屋)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17

陈歌脑海中的孩子和陈歌一起伸开双臂,此时操控陈歌身体的人是他,这也是他最后一次使用这具身体。

“以后你来替我活下去”这种话,算是那孩子最温柔的诀别。

一次次死亡产生的怨念和血衣院长最恶毒的诅咒,全部被那个孩子吸走。

随着他的身影逐渐变淡,那一滴滴象征着陈歌过去的黑血,颜色慢慢恢复正常,成为了陈歌这副身体新的力量源泉。

脑海中的孩子正在消失,他似乎感觉到了陈歌在挣扎,此时他的脸上带着平静的笑容。

“很多人等你,不要让他们等的太久了。”孩子在消失的最后时刻,小心翼翼从怀中拿出了一颗温热的心:“这颗心的主人叫做许音,他为了让你顺利离开医院,舍弃了自己的全部,只留下了这颗心。我不明白鬼为何会如此信任一个人,也许这正是你比我更适合存在的原因吧。”

孩子的虚影将许音的心放在陈歌脑海之中,然后他缓缓转身,陈歌的身体也一起转动。

他看着身边的红衣,目光最后凝固在了被血丝包裹的父母身上。

嘴唇张开,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没有人知道他最后说了什么,脑海中的他随着最恶毒的诅咒和最痛苦的过去一起烟消云散了。

一切仿佛从未存在过,至今铭记他的,除了陈歌自己外,就只有已经疯魔的院长。

陈歌重新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,他现在和这具躯体百分百的契合。

或许脑海中那孩子也知道,只有当他消失以后,陈歌才会迎来新生。

擦去脸颊上的泪痕,这泪水并不是陈歌流下的。

“不管是善,还是恶,都是我,为什么要分的那么清楚?”陈歌刚才一直在挽留脑海中的孩子,但对方似乎早已有了决定,他躲藏在玻璃罐中那么久,似乎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。

“所有灾厄的源头就是院长,我还是第一次如此想要毁掉一个人。”陈歌并没有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太大的变化,只是那几种天赋能力得到了恐怖的提升,他体内除了磅礴的生机外,还有浓浓的死意,不过这两者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,确保他可以存活。

门后世界和现实世界时间流速不同,院长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年才制作出的底牌,被陈歌脑海中的孩子毁掉。

血衣院长自出现以后,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愤怒和不安。

他还不知道那个代表着陈歌善念的孩子已经消散,他只是不断念出各种恶毒的诅咒。

陈歌表情没有出现任何变化,他经历了太多,根本不用多思考就做出了最有利于自己的判断。

没有继续向前,也没有出手,甚至他连一句话都没有说,就是安静的站在原地。

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,但是却带给了院长一种压迫感,让院长不得不分心。

“院长身上的伤应该有一部分就是善念留下的,我现在已经差不多明白了。”

“院长知道过去的我无法杀死,所以就诱导出了我意识,欺骗我和血城融合,但他没想到为了不被黑雾当中的负面情绪干扰,承受整座血城中的绝望,过去的我剥离出了意识中所有的恶念,只留下善念来对抗血城。”

“恶念回到了门外,过上了正常的生活,善念在门内与血城融合。”

“院长偷走了我的身体,想方设法来控制血城,善念也发现了院长另有所图,可他可能因为种种原因,已经无法离开血城了。”

“至于躯体当中隐藏的这一丝善意,可能是过去的我为自己留下的后手,也可能是因为那具身体当中诞生了新的善意。”

陈歌将脑海中的线索串联在一起,他猜测着过去发生的事情。

血衣院长并不知道陈歌在干什么,他对陈歌的善念有种先天的畏惧,他知道那个孩子永远都无法杀死。

在他看来,陈歌的善念要远比凶神的威胁更大。

趁着院长分心,张雅和高医生再度联手进攻。

“黑发和锁链本质上更加偏向于控制、束缚、封锁,你们虽然是凶神,但你们的核心天赋还没办法对我产生致命伤。”血衣院长躲藏在尸体形成的怪物当中,他只要站立在血海之上,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残肢和尸体补充。

张雅的黑发限制住了血衣院长的行动,让他无法伤害陈歌的父母,除了黑发之外,她又不断使用数种天赋对院长发起进攻。

相比较张雅的暴虐和凶残,高医生则宛如风暴来临前的汪洋,他只是不断用锁链穿透院长的身体,除此之外再没有暴露自己的任何能力。

“想要杀死院长,就必须把他和尸山血海隔开。”陈歌想到了问题的关键,他扫了高医生一眼,发现了高医生在战斗中,不断用锁链刺入院长身体和地面。

双瞳逐渐缩小,陈歌意识到高医生准备要做什么了。

三位凶神的厮杀已经到了最激烈的地步,此时诅咒医院内部已经被黑雾笼罩,源源不断的漆黑雾气从医院底层渗出。

这些蕴含着痛苦和绝望的黑雾全部涌进了尸山血海,和那无数残肢融合在了一起,血衣院长散发出的气息愈发恐怖,他勉强维持着最后一点理智,想要将陈歌的父母吞入腹中,可是张雅却拼命阻拦。

“迟早,我要把你们两个也一起吞下去!”黑雾中沉积着大量绝望和痛苦,那种纯粹的恶意连红衣都不愿意吸收,但是血衣院长却疯狂鲸吞。

他的血肉之上开出了和人头一样的黑色花朵,带着人类最深恶意的诅咒形成了一道道纯黑色的血管。

院长不再坐以待毙,他无视了已经身受重伤的张雅,全力对高医生发起进攻。

一条条锁链被打到崩断,高医生身上的伤越来越重,可他依旧没有使用什么天赋能力,只是不断将锁链砸入地面和院长的身体。

能成为凶神的厉鬼,个个都身经百战,院长也意识到了不对劲,他更加疯狂的对高医生出手。

人头花开,血雨纷飞,夹杂着恶毒诅咒的攻击不断落在高医生的身上。

远处的陈歌知道必须要帮助高医生了,或许高医生还有其他底牌,但陈歌不敢去赌:“张雅!拖住那条老狗!争取时间!”

几乎丧失了理智的张雅在听到了陈歌的声音后,尤其是听到陈歌念出她的名字以后,眼中闪过一丝清明,她脚下的血潮涌入身体,遮蔽天空的黑发瞬间淹没了血衣院长。

“你总是能猜到我在想什么,当初让你进入怪谈协会,真是我生前最大的一场豪赌。”高医生看了一眼陈歌,他从血肉当中抽出了一条条锁链!

那些锁链不仅锁住了他的身体,还深入他的五脏六腑。

高医生从自己身体里抽取出锁链的这一幕,旁人光是看着就感到头皮发麻。

浸透了凶神之血的锁链从高医生身体里抽出,他不再伪装,直接将最后几条染血的锁链砸入地面。

在最后一条锁链贯穿尸山血海的时候,所有锁链全部绷紧!

随着高医生的手向上抓取,血衣院长变成的怪物发出一声惨叫,他庞大身体连同脚下的血肉一起被挖出。

血衣院长和脚下的尸山血海分离了!

“高铭!”

歇斯底里的声音从院长嘴里发出,离开了尸山血海,院长恐怖的恢复能力就再也无法使用。

“院长,你就是太固执,太过相信自己,所以几年前我才有机会逃走。”高医生走在血红色的锁链之上,他眼中的疯狂再也压制不住:“这次也是同样的原因,我浑身缠满了封印的锁链,可谁告诉你我的能力就和锁链有关?”

高医生撕去身上的血衣,他将自己心口的最后一条锁链拔出,失去了全部束缚,他的气息暴增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!

“我从未输过,因为无论何时,都没有人能够看透我的心。”

卸掉了所有锁链,高医生的理智被彻底吞没,一道道强悍恐怖的红色虚影在他背后挣扎。

倾听着哀嚎和惨叫,高医生双眼完全变为血色,他对准锁链的中心,一拳砸下!

“血狱!”

锁链收紧,如同一条条血龙切割着怪物的身体,它们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,直到最后死死勒住了躲藏在怪物体内的院长。

“你找了我十年,现在我就在你面前。”

无数黑色纹路在高医生手臂上出现,那纹路既不是诅咒,也不是红衣的血丝,它烧灼着高医生的皮肤,以凶神的血肉为养料,散发着令人胆寒的绝望气息。

踩在锁链之上,高医生没有半句废话,蕴藏了他十年绝望的手臂直接贯穿了院长的脖颈!

凶残至极!

他似乎知道院长不会那么容易死掉,怀揣着死意,丧失了理智的高医生对着院长疯狂进攻,每一拳都会打穿院长的身体。

彻骨的恨意,血海深仇,背负的所有痛苦在这一刻全部倾泻了出来!

整栋诅咒医院都在摇晃,大地和天空早已分不清楚,四周满是血雨和诅咒。

“高医生身后每一道红色虚影就是一位红衣,这家伙到底在血城里吞吃了多少红衣?”

看到高医生这个样子,陈歌眯起了眼睛。

在荔湾镇和影子交手的时候,高医生就一直被锁链束缚,直到影子被分食,他都没有将锁链取下。

“无论是在地下尸库,还是在荔湾镇,高医生都有充足的把握,他真是个恐怖的对手。”陈歌一开始也以为高医生的能力是锁链和封印,没想到这些锁链存在的意义仅仅只是高医生为了不让自己失控而已。

陈歌也再次理解了高医生在地下尸库里说的那句话,当初高医生是有机会赢得,但是他做出了另外一个选择。

“不愧是怪谈协会的前任会长,他身上还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。”

院长的本体被找到,正在忍受高医生的虐杀,陈歌悬着的心慢慢放下。

可就在他刚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,他忽然发现院长的身体虽然千疮百孔,但是医院周围的诅咒和黑雾却丝毫没有要消散的迹象,反而越来越浓烈。

心中出现不祥的预感,陈歌正要开口提醒,他眼前突然闪过半颗支离破碎的头颅!

“时过?”陈歌通过那颗头颅仅剩的半张脸,勉强认出了他。这个厉鬼虽然不是红衣,但是他却有一个极为特殊的能力——回到九秒之前。

“老板!快让所有人远离那个怪物!五号!五号要爆开了!”嘴巴裂开,时过用尽最后的力气喊出了这句话。

“五号?爆开?”陈歌顺着时过的目光看去,扫到了远处那位背负医院的凶神,他大脑在零点几秒内做出反应:“所有人马上回来!远离医院的凶神!”

陈歌清楚时过的能力,他在看到时过凄惨的样子时,第一时间做出了决定!

他信任厉鬼,那些厉鬼也对他的话无条件信任。

没有过问任何缘由,所有红衣迅速后撤,几乎就在同一时间,被高医生快要砸烂的院长身体猛地开始膨胀,一段晦涩低沉的话语从院长嘴里传出:“五号,你是我的亲生骨肉,也是医院里的第一位病人,现在到了你报恩的时候了!”

院长的每一个字都蕴含着诅咒的力量,他说完之后,那位背负医院的凶神动作逐渐变得迟缓。

“院长?”身体无限胀大,那位凶神被黑雾和无数残肢包裹的下半身裸.露了出来,三具穿着病号服的残尸紧紧咬着他的肚子,病人的身体已经和凶神的皮肤融合,只露出了它们病号服上的数字——六、七、八。

这个背负医院怪物似乎就是诅咒医院的五号病人,同时他也是院长的血亲。

随着院长触发了诅咒,那三具残尸松开了嘴巴,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,嘴里不断重复着一句话。

“一起死吧!”

相互连接的皮肤开始龟裂,三具残尸同时咬住了凶神的心。

无数诅咒注入,五号这个被拼合成的凶神,带着滔天的仇恨解体了!

那瞬间产生的恐怖能量直接碾碎了头顶的诅咒监牢!

医院从中裂开,血城靠近医院的建筑也被夷为平地。

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,如果没有时过提前九秒的提醒,陈歌这边靠近五号的所有员工都会被瞬间灭杀,距离五号比较近的画家和张雅也会被重创。

九秒的缓冲,让绝大多数红衣幸免于难,可他们也仅仅只是没有魂飞魄散而已。

除了红色高跟鞋外,包括顶级红衣在内,所有厉鬼全部被五号最后的诅咒重伤,如果不及时将其祛除,魂飞魄散只是时间问题。

凶神的解体瞬间逆转了局势,画家和张雅都受到了影响,唯有高医生在爆炸发生的瞬间,拖拽锁链将院长挡在了自己身前。

这是当时的最优解,而院长也料到高医生会如此去做,他在触发诅咒之前就不断积蓄力量。

等五号死亡那股能量涌来时,他全力爆发,挣脱了锁链。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【殇情浅】作者:殇情浅 2天珠变作者:唐家三少 3龙族2 悼亡者之瞳作者:江南 4魔兽剑圣异界纵横作者:天蚕土豆 5雪中悍刀行作者:烽火戏诸侯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