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我有一座冒险屋(我有一座恐怖屋)目录

第1191章 摘去我的心脏

所属书籍: 我有一座冒险屋(我有一座恐怖屋)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10

“我留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了,再告诉你最后一件事,医院已经发现张雅被替换。”孙医生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,提到张雅这个名字,他的身体都在打颤。

“张雅被替换?”陈歌有些不明白:“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我身边的张雅是医院的人?”

“鬼屋女老板张雅最开始是医院为了迷惑你,利用你自己的梦境编织出来的,她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你沉迷于美好当中,相信这个世界的真实性,打心底不愿意离开。可谁也没想到这个用你记忆编织出的张雅拥有了自己的意识!她不仅没有按照医院的要求让你沉迷于虚假的美好生活,还不断说出世界的漏洞!医院在她的身上发现了真正张雅的痕迹,而且这种痕迹正在逐渐变多!”孙医生话语急促。

“也就是说,我身边的这位张雅,就是我曾经记忆中的张雅?”陈歌的心跳开始加快,他从第一次和张雅见面开始,就产生了心灵上的默契。

“她正在慢慢失控!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!”孙医生脸上的疤痕狰狞可怕:“医院或许短时间不会对你下死手,但是现在所有夜班医生都对张雅的情况产生了兴趣,他们一定会针对张雅的!”

医院里的夜班医生没有一个好东西,陈歌依稀记得高医生当初是怎么对自己的,为了把自己逼疯,他甚至想出了更换药物,让自己杀死室友的治疗方案。

这样一群人对张雅产生了兴趣,陈歌在听到孙医生说的时候,手背上就冒出了青筋。

“我接触过平安公寓的房客以后,发现他们对张雅的态度很特别,这个名字背后代表着什么?”陈歌强迫自己保持冷静。

“代表着一个鬼,一个对你来说最重要的鬼,没有她拼死抵抗,你根本就没有醒来的机会。”孙医生的话很残酷,可往往真相就是残酷的:“可以说她是以自己魂飞魄散为代价,为你争取到了一线生机。”

周围的墙壁开始扭曲,孙医生敲击房门:“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,你一定要活下去。”

房门被敲击了七下,孙医生在敲门声第七次响起的时候推开了门,陈歌也在同一时间离开了脑迷宫。

睁开双眼,陈歌看见卫生间的窗户是开着的,至于孙医生则早已不见了踪影,他就好像从未来过鬼屋一样。

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陈歌望着镜中的自己,双手慢慢握紧。

“刚刚感受到了美好,却被告知所有美好都是虚幻;终于遇见了幸福,却马上就要失去一切。”

双瞳慢慢缩小,陈歌眼底满是血丝,他一直在忍耐着。

“先去通知平安公寓的房客,计划有变。”

没有耽误任何时间,陈歌提着背包离开了鬼屋。

他们本来是约好在郊区的废弃医院见面,但因为孙医生提前通风报信,陈歌也等不及了。

打车来到平安公寓,陈歌一路狂奔,总算在医院动手之前找到了房客们。

他将孙医生说的部分东西告诉了房客,大家确定了联络方式后,决定化整为零,躲入城市角落,等待时机。

午夜将至,大部分房客离开后。

唐骏开着面包车,带领陈歌、左寒、门楠和老周一起赶往远郊废弃医院。

“医院在这座城市里好像有特殊的含义,新海占地面积非常大,但是营业的医院只有新海中心医院,你们不觉得这很奇怪吗?”左寒总是可以发现一些常人注意不到的东西,他拥有一颗对任何事物都保持怀疑的心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他也确实有点想被害妄想症。

“这些最可怕的厉鬼保留有部分本能,独眼选择废校和绯红选择荔湾街都是有原因的,如此类推的话,咒女很可能跟医院有关,她说不定也是那所医院里跑出来的病人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

没有走正门,几人翻过围墙,在病院之中穿行。

“这地方我怎么感觉有些熟悉?”门楠走在最前面,他看着扔在长廊上的枕头,还有枕头上画着的一张张人脸,表情慢慢发生了变化:“我好像来过这个精神病院。”

“你来过这里?”

“恩。”门楠点了点头,他没有在前两栋楼停留,直接跑到了第三病栋。

医院最深处的第三病栋内部非常诡异,墙壁上写着各种各样的诅咒,房间里摆放着钢铁焊接的牢笼,这根本不像是医院,更像是一个用来囚禁犯人的监狱。

“门、窗户……”门楠凭借着脑海中零星的记忆片段,来到了第三病栋三层。

漆黑的楼道里没有一丝光亮,寒意逼人,仿佛是深海巨鱼的食道。

“别让我打头阵啊!我只是个孩子!”一直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门楠突然停下了脚步,他抓着老周和陈歌的手,脸上久违的露出了天真的表情:“一起进去吧。”

陈歌没有拒绝,他全身的每一根精神都已经绷紧。

进入长廊,时间流速仿佛变慢,无数惨叫和哀嚎声从墙壁中渗出,这地方带给陈歌的感觉比废校和荔湾街都要危险。

不知道走了多久,门楠停在了一扇刻满了诅咒文字的门前,他心有所感,抬手轻轻推动房门。

可就在他的手指触碰到门板的瞬间,那门上的黑色文字仿佛全部活了过来一样,涌向门楠。

看着弱不禁风的门楠这时候表现出了远超常人的果断,他直接用血丝划断了自己的手指。

断指在掉落的过程中就被黑色文字吞食,门楠脸色苍白的看着这一切,他挥了挥手,血色又交织出了一根新的手指。

“她比我要强一点。”捂着自己的手,门楠退到了老周和陈歌身后。

房门刚才已经被门楠推开了一道缝隙,吃一堑长一智,陈歌拿起地上画着人脸的枕头,用它将门推开。

随着门板慢慢打开,走廊里的的那些诅咒文字全部沸腾了,它们化为黑红色的丝线,如同巨型蜘蛛编出的网,将整个第三病栋封锁。

门窗全部被封死,后路完全被切断。

在几人慌神的时候,病栋内所有的哀嚎和惨叫声全部消失。

死一般的寂静里,忽然出现了一个脚步声。

那是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。

尖细的高跟,踩在满是鲜血的地板砖上,踩着一张张被诅咒扭曲的脸,来到了几人身前。

“咒女?”

看着眼前的红色高跟鞋,几人动都不敢动,对方散发出的恐怖气息要远超独眼和绯红。

“她们不是同等级的存在吗?为什么咒女会如此可怕?”

陈歌在独眼面前敢随意走动,在绯红面前敢说话交流,但在咒女身边,他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。

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制力,似乎只要她愿意,可以在眨眼间杀掉这里的所有人和厉鬼。

走廊里越来越压抑,陈歌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被压垮,在所有人都要承受不住的时候,一直躲在后面的门楠走了出来。

最为瘦小的门楠站在了几个大人面前,他此时的表现让陈歌刮目相看。

不愧是平安公寓最强厉鬼之一!

老周想要阻拦,可惜已经晚了,门楠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他身后血丝飘动,强忍着不安,来到了红色高跟鞋身前。

明亮的眼睛望着那双满是血色的鞋子,门楠用尽了全身力气,开口问道。

“你是我妈妈吗?”

第三病栋给了门楠家的感觉,大部分记忆消失,他只是依稀记得自己和母亲曾在这里住过。

带着期待,门楠渴望红色高跟鞋的回应,可就在下一刻,他就被诅咒编织的丝线甩到了一边。

流露着危险气息的文字刻印在了老周、唐骏和左寒身上,几人全部倒地不起,只有陈歌还站在原地。

一步一步向前,那双红色高跟鞋在意的似乎只有陈歌。

冰冷刺骨的手触碰到了陈歌的心脏,他的心几乎在瞬间停止了跳动。

红色高跟鞋好像在确定什么,她触碰过陈歌心脏之后,整个病栋里的诅咒丝线沸腾了起来,她仿佛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无法反抗,当陈歌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,他看见自己身前站着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。

这女人的外衣上满是诅咒编织出的人名,露在外面的惨白色皮肤被黑红色的绷带包裹,脚下踩着一双刻印有某种特殊纹路的高跟鞋。

“咒女……”

陈歌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这个最恐怖的名字,可就在下一刻,他手臂上的血管开始扭曲,细密的黑色丝线在他的皮肤表面上形成了一个个狰狞的文字。

“那不是我的名字。”

咒女想要说的话,如同无法摆脱的诅咒一样,浮现在了陈歌身上,他都不知道对面是怎么做到的。

勉强保持冷静,陈歌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黑色细线,忍受着剧烈的痛苦:“我失去了以前的记忆,不过我感觉我们以前应该认识。”

“我也失去了部分记忆,比如我的名字。”黑色细线在陈歌的血肉上扭动,不断形成新的文字,那场景看着非常诡异:“我通过给自身下咒,知道我的记忆是在医院里失去的,我找遍了所有废弃医院,抓了数位病人和护工,但都无法找回自己的记忆。”

“让你失去记忆的元凶就是新海中心医院,我们的记忆都是在那里失去的,它是我们共同的敌人!”陈歌已经习惯了疼痛,他语气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:“想要找回记忆,就要进入医院深处。”

“除了你说的那个办法外,我还有一种方法能够找回自己的记忆。”咒女站在陈歌身前,她脸上的绷带一层层脱落,全身都逸散出黑色的恐怖细线:“你知道什么是诅咒吗?”

黑红的细线上全部都是哭喊着的人脸,眼前的厉鬼不知道诅咒过多少人,她的能力在这座城中被无限放大,已经到了一个夸张的地步。

“付出惨痛的‘因’作为代价,收获血淋淋的‘果’,这就是诅咒,也是我唯一的能力。”咒女惨白的手掐住了陈歌的脖颈:“你的心中藏有我的记忆,以你的心为代价,我就可以找回记忆。”

就算在这种时候,陈歌依旧保持着惊人的冷静:“我赌你不会那么做,诅咒很难被逆转,既然我心里有你的记忆,那我一定是对你重要的人之一。”

表面上陈歌面不改色,其实心里还有些慌乱的,除了绯红外,这些厉鬼实在可怕。

独眼想要陈歌的左眼,现在咒女又想要陈歌的心。

“以我的生命为代价,你换取到了记忆之后,却发现记忆中重要的人已经死了,这真的就是你想要的记忆吗?”陈歌语速越来越快,他不想给咒女太多思考的时间。

“摘了你的心,你不一定会死。就算现在我不这么做,以后你也会要求我这么做的。”咒女在陈歌手臂上留下的每一个文字都包含着复杂的情绪,她似乎知道某些东西,只是没有说出来。

“我会主动求死?”陈歌不太理解,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,怎么可能去求死?

“这座城内的厉鬼,包括我在内,大家不仅被夺走了记忆,还被夺走了大部分能力。想要找回这些,只有去那所医院,可矛盾的地方就在于,失去了记忆和能力的他们根本不是那所医院的对手。”咒女没有欺骗陈歌的必要,她如果愿意的话,现在就可以直接摘取陈歌的心,而不是在这里跟陈歌交流。

“整座城所有人联合在一起都不是医院的对手?”陈歌感受到了一丝绝望。

“除非找回失去的记忆和能力,否则没有任何可能。”咒女血红色的眼眸看着陈歌:“你的心中不止藏有我的记忆,还有其他人的记忆,让我用你的一切来诅咒,可以换回除你之外所有人的记忆和能力。”

咒女没有强迫陈歌,只是给了陈歌一个选择。

“你刚才说就算摘了我的心,我也不一定会死?”陈歌很认真的思考着咒女的话。

“在这虚假的美好当中,只要你还保留着真实的记忆,就不会死。”

“让我考虑一下吧。”

“灾厄已经降临,我会在这里等待你的答复。”黑红色的丝线如同潮水般退去,咒女和陈歌拉开了距离。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有匪作者:Priest 2猛龙过江作者:骷髅精灵 3琴帝作者:唐家三少 4全球高武作者:老鹰吃小鸡 5修真聊天群作者:圣骑士的传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