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我有一座冒险屋(我有一座恐怖屋)目录

第1186章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

所属书籍: 我有一座冒险屋(我有一座恐怖屋)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05

“医院里那些护工也全部姓吃,他们之间或许有某种联系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

陈歌看着满地的血迹,他饭也顾不上吃,离开了饭店。

顺着小路走出一百多米,当陈歌再回头看的时候,那家店里的灯已经全部熄灭了,周围黑漆漆一片,什么都看不到。

“在我看来无比美好的一座城,吃龙头却说这座城是用来惩罚病人的,还有他提到过‘门’这个字,‘门’在这座城里有某种特殊的含义吗?”

陈歌想到了张雅鬼屋卫生间里的那扇门,他每次将隔间门打开,下次进入卫生间的时候,发现隔间门都会被人关上。

另外在医院接受治疗的时候,高医生将他拉入脑迷宫的时候,关键转折点就是推门。

推开门后,外面的医院阴森恐怖,门内门外简直就像是两个世界。

“或许逃离这城市的出口,就是某一扇隐藏在城市当中的门。”

根据左寒提供的位置,陈歌在晚上十一点四十的时候,终于找到了平安公寓。

那是一栋近乎废弃的老式公寓楼,位于新海西郊某个荒废的村子后面,位置极其偏僻。

“为什么作家和左寒都让我来这里?他们已经提前见过面了吗?”

树叶沙沙作响,陈歌穿过废弃的村庄,四周连个鬼影都没有。

“总感觉我好像来过这地方。”陈歌看着村落外面的一片坟头,还有村口歪歪斜斜仿佛鬼怪的老槐树,如此恐怖的场景却没有让他内心产生任何波澜。

“我以前到底经历过什么?为什么看到这些正常人应该会害怕的东西,不仅不畏惧,甚至还会产生一种亲切感?”

陈歌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里不正常,只是觉得这种心态的形成,肯定是有深层次原因的。

来到村子后面,陈歌正要继续往前走,忽然看见身边的坟头上蹲着一个人。

他好像是突然出现的,又似乎是一直都在那里。

陈歌看到那人的时候,他也看到了陈歌,双方对视了一眼,竟然都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的,谁也没有说话,直接错开了。

那男人继续蹲在坟头上,陈歌则是走出几步后才忽然意识到,刚才那个蹲在坟头上的男人他有些眼熟。

陈歌再回头去看时,他身后只剩下了一座孤坟。

“人呢?”

“深更半夜,坟头上蹲着一个人,如此不正常的事情,我为什么可以轻易接受?那个蹲在坟上的人,也没有让我产生很不好的感觉。”

自从下定决心来平安公寓后,陈歌逐渐发现,他身边无法理解的事情开始增多。

想要去平安公寓,必须要通过荒村,陈歌经过一片坟地后,面前出现了一条堆着树枝和垃圾的土路。

道路旁边还立着一个牌子,上面写有禁止入内三个字。

只不过年久失修,牌子歪歪斜斜,字迹也变得非常模糊。

“那公寓破成这样,还坚持住在里面的都是些什么人?”

走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,陈歌好奇的朝两边看去,这条路两边挂着花圈和魂幡,地上散落着很多纸钱,有的纸钱都已经半埋在泥土里,显然是很早以前洒下的。

树干上缠着白布,树林中隐约能看到墓碑,一个个坟包若隐若现,让人感觉极不舒服。

如果是换一个新海市的普通居民过来,此时恐怕早就已经掉头离开了。

“布置的这么恐怖,感觉就好像是在故意隐藏着什么东西,不想让人靠近一样。”

眼前的小路仿佛能够直接通向阴曹地府,陈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总算是来到了路的尽头。

在密林深处有一座破旧的公寓楼,一共三层,不算高,三楼的窗户全部被木板封死,墙壁上还能看到大火焚烧过的痕迹。

这里似乎发生过火灾,房主可能是因为资金紧缺,所以只翻修了下面两层,第三层还几乎保留了原样。

“平安公寓?”

走过满是杂草的小院,陈歌看见了公寓楼门口的牌子。

这栋建筑以前好像有过很多名字,牌子上的字体也不断修改,显得很乱。

“有人在吗?”陈歌将背包拉锁拉开,手伸进包中,小心翼翼进入楼道。

公寓内部极为破旧,地砖开裂,墙壁还有缝隙,偶尔还能看见黑色的虫子在其中爬动。

“外面看着感觉挺小的,没想到里面有这么多房间。”陈歌不敢随便在走廊上移动,他的目光扫过一扇扇房门,最后走向101号门。

轻敲房门,陈歌在门口站了半天也没有人开门,他趴在门板上,竖耳倾听。

屋子里静悄悄的,仿佛没有根本没有住人一样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从陈歌背后响起,把陈歌吓了一跳,他立刻转身朝自己身后看去。

“是你!那个之前蹲在坟头上的人!”陈歌一下认出了身后的男人。

“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趁着没有惊扰到其他房客,赶紧离开吧。”男人就站在陈歌身后几步远的地方,他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,陈歌完全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。

“太晚了,现在没有离开的车了,我能在这里住一晚吗?”陈歌盯着男人,把对方的一举一动全部记在心中。

“这里已经满房了。”那个中年男人不断催陈歌离开:“走吧,哪怕住在外面,也比住在这里要好。”

“满房?可我怎么感觉这里所有房间都没有住人?”

“没有住人不代表房间里没有房客……”男人还没说完,三楼好像有什么东西掉落,像个皮球在楼梯上滚动。

陈歌扭头看去,可是男人先一步用身体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
“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?”

“一位房客的随身物品掉了,我去帮帮她,你站在这里别动。”男人朝走廊拐角走去,陈歌并没有听他的话,而是直接跟在了他身后。

来到楼梯拐角,陈歌看见中年男人将什么东西放在了一个女人身上。

“谢谢……”女人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脖子,有些好奇的看了陈歌一眼。

诡异的是,当她看到陈歌的脸以后,她的目光便无法移开,直到中年男人咳嗽了好几声,女人才意识到了什么,转身离开了。

被那个古怪的女人注视,陈歌后背冒出了冷汗。

刚才他分明看见中年男人将什么东西放在了女人身上,但是女人双手和身上并没有什么能够发出皮球碰撞声的东西。

陈歌的目光盯着女人的后颈,对方的脖子不自然的扭曲着,她的头似乎没有完全贴合脖颈。

“你该走了。”中年男人站在楼梯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陈歌,他的脸呈现一种不正常的铁青色,就像是停尸间的尸体一样。

“其实我来这里,是为了寻找我的朋友。”陈歌不想隐瞒,这地方太过古怪,他觉得还是如实相告比较好。

“你的朋友不可能在这里,住在这里的房客也不可能是你的朋友。”中年男人走到陈歌身前:“这是今晚你、我第二次见面,我第一次装做没有看见你,我现在依旧可以装做没有看见你。马上离开吧,没有第三次了。”

“你一直装做没有看见我?如果被你看见了会怎样?”

“会成为这里的房客,很难再离开。”

中年男人和陈歌在楼道里僵持,片刻后,二楼靠近楼道的一扇门被打开,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走出房门,她正好看到了陈歌和中年男人。

这女人的目光在看到陈歌时也发生了变化,她和中年男人关系似乎很好,直接走到了中年男人身边,在其耳边小声询问:“老周,这人以前来过平安公寓吗?”

被称作老周的中年男人摇了摇头:“我正在赶他走。”

“要是更多房客看见,他或许想走都走不成了。”戴着眼镜的女人说完就仿佛根本没有看见陈歌一样,和陈歌擦肩而过,朝三楼走去。

陈歌也发现平安公寓里的人对自己态度很奇怪,他猜测可能是因为张文宇和左寒的原因。

“那个……周哥,你这里的房客当中有没有一个叫做左寒的人,我和他是病友。”陈歌说出了左寒的名字,他本意是想要了解更多东西,可谁知道当他说完这句话后,中年男人对他的态度立刻发生了转变。

“病友?你也来自那所医院?”老周目光紧盯着陈歌。

“我们住在同一间病房当中,他逃离医院可以说也和我有关。”

“左寒还没有回来,如果你是他的朋友,那就先去他房间里等他吧。”老周得知陈歌是从那所医院出来的人后,改变了主意,他亲自带领陈歌来到了二楼走廊最深处:“左寒就住在这里,他房间的门锁正好坏了,你可以进屋里等他。”

陈歌也不客气,他推门而入,看见了满地染血的绷带和纱布。

“这些都是左寒换下的,他今天出去见一个朋友,现在还没回来。”

“他去见的那个朋友就是我。”陈歌指了指自己。

“哦?他去见你,结果他没有回来,而你却来这里找他了?”被称作老周男人眯起眼睛笑了笑:“在他回来之前,你最好不要乱跑,这公寓楼凌晨以后比较热闹,你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走出房门,堵上自己耳朵睡觉就好了。”

中年男人说完就转身离开,陈歌独自呆在了房间里。

屋子布置很简单,可陈歌却觉得很熟悉。

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第一次来某个陌生的地方,但却好像曾经在梦里梦到过这里一样。

坐在床上,陈歌时刻抓着自己的背包:“以前我似乎来过这地方,我不记得具体发生过什么,不过印象中是很不好的事情。”

陈歌在房间里一直等到后半夜,左寒依旧没有回来。

困意上涌,陈歌揉了揉满是血丝的眼睛:“正常的公寓绝对不可能开在荒村坟堆后面,这里一定有问题。”

如果按照医院原本的治疗方案,此时陈歌已经消除了过去记忆对他造成的影响,那他现在的状态应该就跟第一次来到公寓的普通人一样。

但可惜的是孙医生的出现,让医院治疗出现了漏洞,陈歌知道任何时候都不能完全相信自己的双眼,他一直保持着超出人类极限的冷静。

大概凌晨两点多钟,陈歌忽然听到楼上传来异响,好像是有人在用锯子切割什么东西。

他谨记周姓男人的话,老老实实呆在屋子里,切割声逐渐减弱,头顶又开始出现墙皮碎屑脱落声和若有若无的惨叫声,隐隐约约的陈歌还听到了张文宇这个名字。

“他不让我出去,肯定是有道理的。”陈歌依旧坐在床上没动,可几分钟过后,他竟然从楼上的对话中偷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——张敬酒。

仔细回想,刚才的惨叫和张敬酒的声音很像。

陈歌再也坐不住了,他提着自己的背包,悄悄溜出房间,来到了公寓三楼。

这里到处都是被焚烧的痕迹,地面上还堆放了大量损坏严重的家具和各种被烧焦的垃圾。

对话声和锯东西的声音就是从走廊深处传来的,陈歌缓缓向前,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过鼻尖,他眼前的世界逐渐被血色取代。

焦黑的墙皮上满是血迹,漆黑的楼廊里,隐约能看见几道人影在晃动。

陈歌注意力高度集中,地面上杂物非常多,稍不注意就会发出声响。

“他们在干什么?”陈歌慢慢靠近,当他走到长廊中间的时候,他看到了长廊尽头的墙壁。

双瞳瞬间缩小,陈歌发现走廊最深处的那面墙上钉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。

那医生的外衣被血染红,他的脚下还躺着一个四肢扭曲的病人。

“张敬酒?”

呼吸变得急促,陈歌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见医院的医生和张敬酒。

“是公寓里的人将他们绑了出来?不可能啊!”

陈歌大脑飞速运转,在他还没想出结果的时候,他忽然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声轻响。

猛地回头看去,陈歌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小孩。

那孩子个子不高,身体瘦弱,但是脸上却带着跟他年龄不相符的狡黠和成熟。

“我叫门楠,大哥哥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圣墟【万灵进化】作者:辰东 2雪中悍刀行作者:烽火戏诸侯 3星辰变作者:我吃西红柿 4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(六道) 5将夜第三卷:多事之秋作者: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