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我有一座冒险屋(我有一座恐怖屋)目录

第1178章 陈歌出院的方法

所属书籍: 我有一座冒险屋(我有一座恐怖屋)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28

“病人的编号和我一样?”陈歌一下就被孙医生的这句话吸引住了:“你既然知道他的病号和我一样,那你肯定也知道我的编号吧?”

“等你知道他的编号时,就知道你自己的编号了。”孙医生声音不断压低:“如果你想要尽快离开医院,最好找到所有的罐子,记住那些罐子里装的东西。”

“只需要记住?”陈歌瞳孔缩小,他看着侵泡在黑色丝线当中的眼珠,某一瞬间进产生了一种很可怕的感觉,仿佛罐子里装的就是自己的五官。

仅凭借着直觉,陈歌说出了最后一句话:“难道这些东西都是我缺少的吗?”

听到陈歌的话,孙医生非常惊讶,他背对着高医生,轻微的点了点头,然后就再也不说话了。

“熟悉的刺鼻臭味,装满黑色丝线的玻璃罐,被分割成七份的病人。”陈歌的脑子很乱,也不知道该做什么,他发自内心的想要把玻璃罐带走,但奈何他只有两只手,根本无法带走这些罐子,而就算将罐子都带走,他又能将它们放在哪里?

伸手触摸着书架上的玻璃罐,罐子里的黑色细线上浮现出一张张狰狞的人脸,它们哀嚎着撞击玻璃罐子,最后被五官中浮现的血丝拽回。

“孙医生,这玻璃罐看着危险,但我感觉它并不会伤害我们,要不你帮我拿一个?”陈歌希望得到孙医生的帮助,可惜被孙医生果断拒绝了。

医生们好像都不愿意触碰这玻璃罐,最开始紧抓着陈歌手不放的高医生,现在也跟陈歌保持起了距离。

从两位医生的表现来看,这个玻璃罐并不是无害的,只是不会伤害陈歌而已。

刚才在病房里,孙医生委婉的透漏了出院的方法,陈歌在这个极不寻常的夜晚找到七个玻璃罐,并且记住罐子里的东西。

他现在还不明白这么做和出院有什么关系,只是按照孙医生说的去做,他潜意识里觉得孙医生不太可能欺骗他。

另外,他自己脑海深处也有一股力量在催促着他,想要让他去找到那些罐子。

“进入第一任院长办公室时,我过去的记忆被触动,疼痛和满屋子的死字差点让我昏倒,但是触碰到玻璃罐后,我不仅脑海中的疼痛感减弱了很多,意识也变得清醒。”

陈歌心中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他想要偷偷尝试,在抱着玻璃罐的情况下,回忆过去。

两位医生盯的很紧,陈歌暂时找不到机会,所以他就一直抱着玻璃罐,把人人畏惧的东西,当成了自己的宝贝。

狐假虎威那一套,陈歌用的出神入化。

离开了第二任院长的办公室,陈歌和孙医生也进入旁边的药物储藏室寻找各类药品。

几分钟后,二号病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他非常的沮丧:“这屋里没有我们要找的药。”

“没办法了,那就只能去其他病区碰碰运气了。”孙医生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,他和抱着玻璃罐的陈歌走在前面,又开始给陈歌讲述医院里的恐怖怪谈。

看着身边的三位队友,二号病人额头的冷汗止不住的往下流,一个根本不在乎伤者死活、满脸疤痕的医生,一个抱着装有人体器官玻璃罐的疯子,还有一个脸色苍白宛如尸体的主治医生:“难道凶手就是医生们?”

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恐怖电影当中的主角,经历着最绝望的事情,一步步走进深渊当中。

独自一人想要活下去太难了,没有办法,二号病人咬着牙,他硬着头皮跟在高医生身边。

陈歌和孙医生显然没有注意到二号病人的心理活动,他们走走停停,在这医院里发现了无数不正常的地方。

新海中心医院一共七个病区,曾经是新海最大的医院,这里曾发生过太多的绝望和恐怖。

疾苦二字紧密相连,人间百态在这所医院中体现的淋漓尽致,每一个怪谈背后都有一段故事。

在孙医生的带领下,他们所有病区都跑了一遍。

七任院长的办公室分别在七个不同的病区当中,每间办公室里都有一个散发着恶臭的玻璃罐,罐子里都装有一部分人体器官。

那些器官全部被黑色细线淹没浸泡,其中有一部分已经彻底变成了黑色。

陈歌按照孙医生所说牢记住了所有玻璃罐中的器官,他每进入一个房间,还都会亲自去触摸一下那东西。

他一开始是打算在触摸的过程中,刺激下过去的记忆碎片,让自己尽量多回想起一些东西,但后来他发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

每当他触摸玻璃罐的时候,黑色细线都会暴走,想要击穿罐子攻击陈歌,可这时候那些器官中总会出现深红色的血丝将黑线拽回器官当中。

诡异的事情就是在这时候发生的,陈歌想要让黑色丝线暴走,手肯定要触碰到玻璃罐,而当那些血丝拖拽黑色细线的时候,也会顺便从陈歌身上拖拽走某种东西。

这是一种很难说清楚的感觉,陈歌就感觉自己身上的枷锁轻了一些,过去的某些记忆也会变得模糊,最重要的是他的脑海里开始出现了新的记忆碎片。

不属于他过去的记忆,也不属于高医生为他描述的记忆,那是完全陌生的第三个人的记忆。

陈歌翻看这第三个人的记忆时,并不会感到头疼,只是他总会产生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,仿佛阅读这第三个人的记忆会引来大祸。

这件事陈歌谁也没有告诉,他准备等安全以后,再去翻阅那第三个人的记忆碎片。

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感觉至少有好几个小时,可是窗外的天空依旧一片漆黑,根本看不到天亮的迹象。

陈歌他们找遍病区都没有找到药,最后他们又回到了第三病区。

这是陈歌最开始呆的地方,同时也是第七任院长办公室所在地方。

他们来到第三病区七楼,在走廊的尽头找到了第七任院长的办公室。

推开房门,简陋的房间中央摆着一张办公桌,桌面上立着一个巨大的玻璃罐,罐子里放着一颗背对办公室门的人头。

那是一颗孩子的头,它没有五官和脸皮,就像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空壳。

看到这东西,所有人都停在了门外,谁也不敢冒然进去。

“这些院长们的癖好真是特别。”二号病人因为职业原因,可以说是见惯了尸体和各类器官,但他看见玻璃罐中的人头时还是打了个寒颤。

那颗人头带来的恐惧不是身体感官上的,而是心灵上的,似乎它本身就是恐惧和绝望的象征。

二号病人和两位医生都站在门口,陈歌则直接进入屋内,他连犹豫都没有。

“第七任院长不就是现在医院的院长吗?作为唯一幸存的院长,他可能和其他几位院长不太一样。”

陈歌没有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,他在靠近玻璃罐之前,先看向四周,他想要通过屋内布置,弄清楚现任院长的性格。

办公室里没有什么装饰,除了办公桌上的玻璃罐外,这房间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。

转了一圈,陈歌来到办公桌旁边,他绕到了玻璃罐的正面,看着漂浮在无数黑色细线当中的人头。

“它还是个孩子。”

盛放人头的玻璃罐要比之前陈歌看到的那些玻璃罐都大很多,其中的黑色细线数量也是最多的,而且仔细看的话会发现,那每一根细线上好像都写有古怪的文字,既像是一种封印,又像是某种诅咒。

自从陈歌进入屋内,玻璃罐里的黑色细线就开始变得活跃,当陈歌站在桌边的时候,那些黑色丝线竟然在玻璃罐当中交织出了一张张人脸。

那些恐怖的人脸贴合在人头之上,似乎是想要遮住头颅自己的脸一样。

“那些黑线感觉就像是在阻隔人头的视线一样,不过五官全被挖去的人头,还可以看见我吗?”

几乎就是陈歌话音刚落的时候,那个恐怖的人头当中开始大面积渗出猩红的血丝。

黑色细线拼命的压制,血丝逐渐被包裹。

如果换个人过来,就算不被吓跑,恐怕也会停在原地观望,但是陈歌却不一样,他直接伸手抱住了玻璃罐,似乎是想要将这个最大的玻璃罐搬走。

在他双手触碰到玻璃罐的瞬间,罐子里的黑色细线和深红色血丝同时沸腾,如同电光般相互碰撞,接着一股巨大的吸力从玻璃罐中传出,仿佛要把陈歌整个人给吸到罐子上。

情况危机,陈歌不知道那些黑色细线和血丝代表着什么,可他能感觉出来那东西的危险,随便一条黑色细线或者血丝钻入自己身体,他可能就会当场暴毙。

孙医生进入了办公室,他迈出几步之后,身体就再也无法向前。

或许是从陈歌灵魂当中吸取到了什么东西,血丝完全压制住了黑色细线,罐中的头颅开始慢慢转动。

一张张由黑色细线编织出的脸被剥离,最后那个头颅在陈歌面前,露出了那张没有五官的恐怖脸颊。

“轰!”

窗外惊雷炸响,几乎要震碎玻璃,罐中的头颅嘴巴那里上下开合,它突然猛地撞击了一下玻璃罐!

“嘭!”

撞击声夹杂在雷声当中,那黑洞洞的眼孔,带着无边的恐惧。

就算被分割开,就算失去了五官和脸部皮肤,这个头颅好像还保留着自己的意识。

眼珠被挖去,那两个漆黑的孔洞中血丝翻涌,正慢慢编织出一个人偶。

看到人偶快要形成,高医生果断后撤,远远的逃离。

在高医生离开的时候,孙医生仿佛终于等到了机会,他强忍着内心的不安冲进了办公室,一把关上了房门。

此时此刻,他避开了高医生的视线,房间里只剩下他和陈歌两个人。

“陈歌!我知道离开医院的方法!”他的声音和平时完全不同,多了一丝亲切,听着好像年轻了许多:“医院想要让你成为他们的病人,为此他们准备了两套方案,第一是为你营造虚假的美好,让你永远沉沦其中,主动舍弃过去的记忆!这样你会慢慢变成活在他们掌心的玩偶!在不知不觉中遭受无数的诅咒,你的朋友和员工也会被诅咒连累,最后全部成为医院的病人!”

“第二套方案就是逼你杀掉所有亲人和朋友,既然无法让你沉沦,那就让你亲自去毁掉过去,这样曾经美好的记忆全部变成了无法回想的痛苦!彻底疯狂的你将成为一个失控的怪物,被关在医院最深处!”

孙医生的话让陈歌惊醒,他双手抱着玻璃罐,艰难的回头看了孙医生一眼。

那位医生脸上和身体上的大部分疤都在流血,他说的这些似乎触发了某种诅咒,身体正受到极为可怕的惩罚。

“医院不达不目的不会罢休,你将被永远关在医院里,除非他们觉得你正在慢慢变成他们想要的模样。”孙医生手指着陈歌面前的玻璃罐:“我们现在是在你的脑迷宫当中,这是某位夜班医生的能力,你可以理解为是催眠。”

“这个门后的医院是根据那位夜班医生的记忆编织出来的,他的目的是想要让你在这里杀死所有的病人,彻底逼疯你!等你成为最后一个幸存者的时候,你就会看到满身鲜血的自己出现,你会意识到自己才是杀人凶手!”

“不过没关系,药物我已经帮你替换,医院里的杀人狂也由我的恶念来替你扮演,那些病人的幻像也全部被我杀了!你只需要一口咬定所有人都是你杀的,其他的你已经全部忘记!”孙医生身上的疤痕不断开裂,满身的鲜血,语速却越来越快:“时间不多了!你一定要记住那七个玻璃罐的位置,还有里面的器官!我调查到了一些信息,那七个玻璃罐里装着对你最重要的东西!”

“就算在别人的记忆当中也可以影响到你,说明你们之间的关系远远超过了我之前的想象!你一定要找到它们!那是这所医院里唯一属于你的东西!”

玻璃罐中的头颅开始猛烈撞击玻璃罐,随着高医生的逃离,这座医院仿佛地震了一般。

走廊外面传来了脚步声,一道满身是血的人影出现,由孙医生恶念扮演的凶手拖着一长串头颅冲进了屋内。

巨大的玻璃罐也在这一刻炸裂,无数黑色细线和深红色血丝全部涌进了陈歌的身体,那种感觉无比真实,根本不像是催眠。

或许是因为孙医生自身的某些特殊原因,他构想的完美的计划出现了未知的变故。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龙族2 悼亡者之瞳作者:江南 2第六卷 梵城作者:猫腻 3第七卷 空城作者:猫腻 4生肖守护神作者:唐家三少 5皓衣行(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)作者:肉包不吃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