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我有一座冒险屋(我有一座恐怖屋)目录
无忧书城 > 网络小说 > 我有一座冒险屋(我有一座恐怖屋) > 第1097章 黑色手机的真正目的?(4000)

第1097章 黑色手机的真正目的?(4000)

所属书籍: 我有一座冒险屋(我有一座恐怖屋)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6-07

0011房间的日记缺少了很多页,陈歌只能一边阅读,一边去猜测。

足足用了将近半个小时,他才把那本日记看完。

“怎么样?有什么发现吗?”温晴察觉出陈歌的异样,在她心里陈歌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能保持平静,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阅读那本日记时,表情多次发生了变化。

“我明白了一些非常关键的东西,所有现在看到的果,可能全是因为当初种下的因。”

陈歌将高医生的日记塞进自己背包,和张雅的故事书放在了一起,他的身体状态很差,心情起伏也非常大。

从怪谈协会到东郊荔湾镇,冥胎和高医生之间维持着一种默契,陈歌当初没有看明白,现在才知道其中的原因。

“或许最开始怪谈协会的成员就是从那所医院里逃出来的病人,他们知道自己有病,也想用自己的方式去治愈。”

“那所医院里的病人全部没有自己的名字,只有病号,怪谈协会同样如此,每个协会成员都只有自己的编号。”

“相似的点还有很多,原来从一开始某些线索就已经呈现在我的面前了。”

陈歌坐在沙发上,托着下巴沉思:“高医生知道冥胎叫做陈歌,所以在我第一次去怪谈协会的时候,他没有为难我,还让我成功加入协会。那是他唯一一次可以围杀我的机会,就算拥有张雅,我当时也无法同时去面对那么多协会成员。”

“高医生是不是还知道一些其他的秘密,比如编号前十病人的资料?他对我如此的感兴趣会不会也和前十位病人有关?”

陈歌正沉下心在思考,大楼突然仿佛地震一般摇晃起来!

这一次的震感比之前三次都要强烈,而且持续时间还特别长。

“又有一栋楼内的布娃娃躯体被找到了?”

大楼内出现了变化,空气中的腥臭味慢慢加重,每个人都感觉脖颈上似乎多了一把锁,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。

楼外不断传来诡异的声响,好像是有什么怪物在撞击大楼,一声声瘆人的嘶吼钻入耳中,就算死死捂住双耳也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等大楼停止晃动,陈歌第一时间拿出了自己的漫画册:“布娃娃的残躯是这门后世界的支柱,根基被动摇,这个世界就会变得不稳定,我的员工们受到的束缚就会不断变小。”

翻开漫画册,上面血迹流淌,每一页都爬满了血丝,隐约还能看到一张张狰狞的鬼脸浮现。

看到如此恐怖的画面,陈歌终于露出了笑容:“快了,他们快要出来了!”

语气稍有些癫狂,陈歌拿着血腥的漫画册自言自语,脸上还带着常人无法理解的笑容。

温晴和小孙都下意识的远离了沙发,他们觉得现在的陈歌有些吓人,他身上的那种气质完全不输给门后的怪物们。

“第四次震动应该是其他外来者干的,他们现在掌握了两个布娃娃残躯的位置,看来我也要加快速度了。”

站起身,陈歌背上自己的包,拖着碎颅锤朝门口走去。

“陈歌,再休息一下吧,你走路都有点不稳了。”温晴想要搀扶着陈歌,但是被陈歌拒绝了。

“没事。”

走出0011房间,陈歌来到了一楼的最后一个房间,这个房间门上的编号是0005。

“5号病人?”陈歌本来以为11号病人应该就是布娃娃记忆的极限了,他没想到还能在这栋楼内看到五号病人的房间:“根据之前那些日记中的描述,编号前十的病人和其他病人完全是两个概念,不过既然这里出现了五号病人的房间,那楼上会不会有一号病人的房间?”

心脏咚咚直跳,陈歌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想到一号病人,他全身的血液就开始加速。

推开0005房间的门,陈歌进入屋内。

0005房间里所有物品全部蒙上了一层血迹,家具损坏严重,屋内几乎找不到一件完整的东西。

“住在这屋里的肯定是个破坏狂。”温晴小心翼翼避开地上的垃圾,走到陈歌身边。

“别离我太远,咱们三个一起在屋里找找,看有没有重要的线索。”

前面三个病房都被粉刷过,虽然屋内也有大片血迹,但好歹还遮掩了一下,5号病房就完全不同了,连遮掩都懒的遮掩,整个房间的主色调就是黑红色。

陈歌看了一圈,他没有在这个房间里找到日记本,但是在卧室的墙壁上看到了很多用指甲扣划出来的小字。

这些字大部分已经被血痂覆盖,看着非常吓人。

“真不知道他是在什么状态下书写的,这也太疯狂了。”小孙躲在最后面,他的世界观在今天已经被粉碎了一遍又一遍,到现在连个渣都不剩了。

在小孙和温晴惊叹的时候,陈歌已经走到了墙边,他一边小心翼翼清理墙上的血迹,一边开始阅读上面的文字。

“我开始遗忘很多东西,前几天我还记得自己的名字,可现在我的脑海里就只剩下一个编号了。”

“我知道自己忘记了越来越多的东西,不过有一句话却怎么都忘不掉——杀了院长!”

“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,也不知道这个想法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,也许院长就是把我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,可是他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?我为什么记不清楚了?”

“新搬来的室友死在了我的床边,我醒来的时候,他就已经死了。屋内没有其他人在,那么排除自杀的话,杀死他的人应该就是我,可我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?”

“医生说我的病情很严重,但他们为什么不对我进行治疗,只是不断为我更换室友,让我每次早上醒来都看到不同的尸体。”

“我已经习惯了每天睁开眼都看见尸体,直到有一天,我的妻子搬了进来,她还像以前那样美丽。”

“我询问医生关于妻子的病情,医生只是说她生了病,没有再告诉我更多的信息。”

“我试着跟妻子交流,可是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,我能看出她很害怕,她在害怕周围陌生的环境,她在害怕我。”

“为什么会害怕我?她明明是我最爱的人,我又怎么可能去伤害她呢?”

“那天晚上我没有睡觉,天亮的时候,妻子依旧缩在墙角,她还活着!”

“我战胜了自己,我拍打铁门,想要医生将妻子安排到其他病房,可是空荡荡的走廊上只有我自己的回音。”

“该怎么办?没有人告诉我答案,我想尽各种办法让自己保持清醒,可还是越来越困了。”

“我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再睁开眼的时候,我就被送到了门的另一边。”

“在地狱的最深处,生和死的界限变得模糊,我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了,大多数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或者说我根本就不是我,在我的身体里还隐藏着一个怪物。”

“身边的所有病人和医生都见过那个怪物,唯独我没有见过。”

“所有人都惧怕见到那个怪物,只有我无比渴望想要见到它,因为我必须要问一问,我的妻子是否还活着?”

“每当我清醒的时候,那些医生便会让我去承受各种各样的诅咒,每一种诅咒都是从陌生人身上剥离出来的,他们因诅咒而死,诅咒中携带着他们的记忆和绝望。”

“承受别人的诅咒,就是在背负他们的过去,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是痛苦,但是对我身体里的怪物来说似乎是养料。”

“浑浑噩噩的在门后生活,我脑海里只剩下几个简单的词汇,杀死院长、妻子、我的病号,就在我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下去的时候,我遇到了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医生。”

“他姓高,身边跟着一个浑身散发恶臭的布娃娃,那种臭味已经浓烈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。”

“我们都被关在了地狱的十九层,黑色和红色相间的世界里没有朋友和亲人,在这里冒然开口说话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,因为没有人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。我在看见他的时候,眼中带着一丝怜悯,因为我知道等我再次醒来,他可能就会变成一具尸体。”

“又一次睁开双眼,我从昏睡中醒来,没想到那个医生就站在我的旁边,他还活着!这说明我的妻子也有可能活着!”

“他似乎拥有看透人心的能力,我还没有说话,他就主动提到了我的妻子。”

“从他的口中,我才知道了自己究竟做过什么。”

“我的妻子已经死了,是被我身体里的怪物亲手杀死的。”

“我开始痛恨自己的身体,我想过带着那个怪物一起去死,但是被高医生阻止了。”

“他说服了我,杀死妻子不是我的错,是那个怪物的错,而那个怪物是院长种在我身体里的,所以这一切都是院长的错!”

“我可以去死,但那也要在杀死院长之后。”

“和高医生交谈过,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会一直残留着——杀死院长这样的话,罪魁祸首就是他!他必须要死!”

“我开始假意配合医院的治疗,在高医生的提议下,我假装昏迷,假扮起了另一个自己。”

“为了让医生相信我拙劣的表演,高医生建议我杀掉第一个进入屋内的医生。我照做了,这算是我第一次杀人。”

“很讽刺吧,双手染血、罪孽深重的我,第一次杀人是为了假扮怪物,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有些事情一旦开始,以后就很难再停止。”

“夜班医生的所有反应都在高医生的预料之内,我第一次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被送入了地狱的最深处。”

“打开那扇漆黑的铁门,我看到了一个背负着整座医院的怪物。”

“它在无边的黑雾中移动,它长着一张和普通人差不多的脸。”

“我不敢去看它,因为我的身体在止不住的颤抖,我随时都有可能因为害怕而暴露。”

“医生在我的身边交谈,他们说着我根本听不懂的话,似乎只有背负起所有的罪孽,才能获得相对应的力量。”

“这世界上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承受罪孽,医院也一直在寻找那个最特殊的灵魂,我、高医生、浑身散发恶臭的布娃娃都是他们看中的目标。”

“但是我们所有人都不符合医院的要求,他们真正的目的好像是准备建造一座血红色的城市,他们需要一个能够背负起整座城市所有罪孽的灵魂。”

“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,我也没有时间去思考了,黑色的大雾让我体内的怪物苏醒,它一点点将我吞食。”

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字还有很多,大部分都看不清楚,陈歌已经很尽力去解读了。

“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?这样的疯子最好还是全部关起来比较好。”小孙盯着墙壁上那些带着血痂的字,后背直冒冷汗。

“那如果他们一开始全部都是正常人呢?”陈歌对那所医院没有任何好感,对方如果觉得一个人有潜力,很可能会通过各种手段将其逼疯,然后再慢慢“治疗”。

背靠着墙,陈歌把所有日记上的内容结合起来,他发现了一个很巧的地方。

“高医生吞掉了地下尸库的门,主动背负起了地下尸库的所有罪孽。尸库本身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高医生利用怪谈协会,人为制造了无数罪孽,他那么聪明的人不会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感觉就像是他主动想要承受整个怪谈协会的罪孽。”

“再看冥胎,它在向暖门后重建九鸿小区,把罪孽锁在一栋栋楼内,以此对抗黑雾,形成了一座人性的孤岛,有点像血色城市的雏形。”

“最后是那所医院,五号病人在医院门后看到了一个背负着整座医院罪孽的怪物,它在黑雾中前行,而医院的根本目的似乎就是为了建造出血色城市。”

“所有人都在向那座血色城市靠拢,那座城市到底有什么在吸引着他们?难道想要打造一座那样的城市,就必须要有一个人站出来背负全城的罪才行吗?”

想到这里,陈歌忽然看向了自己的双手:“我按照黑色手机的指引,一步步走来,好像也在不经意间背负起了所有鬼怪员工的过去。难道黑色手机的真正目的,也是想要建造出一座血色城市吗?”

无忧书城 > 网络小说 > 我有一座冒险屋(我有一座恐怖屋) > 第1097章 黑色手机的真正目的?(4000)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第三卷 围城作者:猫腻 2魔道祖师作者:墨香铜臭 3龙族2 悼亡者之瞳作者:江南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卷 白衣天下作者:月关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八卷 蜀中劫作者: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