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城
返回 我有一座冒险屋(我有一座恐怖屋)目录

第1092章 0004号病人(4000)

所属书籍: 我有一座冒险屋(我有一座恐怖屋)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6-01

放下第二份档案,陈歌又打开了第三份档案,阅读着文件上的内容。

“垃圾想要成为人,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标,由此可以看出它不是人,那它究竟是什么?”

“作为垃圾的医生,我开始被这个问题困扰,我想要弄明白垃圾是怎么出现的。”

“我以帮他寻找幸福为理由,问了它很多问题,可是它却没有如实回答我。”

“很难想象,一个连幸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怪物,竟然懂得欺骗和隐瞒,看来这些肮脏的东西是先天刻印在每一种生物身体里的,没有谁能够例外。”

“垃圾非常的聪明,聪明的让我有些担忧,他的思考能力在不断提升,我担心他有一天会对我产生怀疑,单方面终止我对他的治疗。”

“我和它的第一次冲突,来的要比想象中快很多。垃圾曾被301号房间的女孩抛弃,我以为它会憎恶那个女孩,可我没想到这个怪物竟然连憎恶这种情绪都不懂。我将女孩绑好和他关在同一间屋子里,我为他准备了各种用来报复的工具,可当我再次开门的时候,它却解开了女孩身上的绳子。”

“垃圾病的很重,但它还不是我想要的病人,它的心里没有好坏对错,或者说它根本连自己的心都没有。”

“我将刀子递给垃圾,告诉了它怎样去做女孩才会永远属于它。我教给垃圾自己曾使用过的方法,可它似乎并不乐意。”

“它开始有自己的想法了,这和其他病例的表现完全不同,它在我为他准备的思想土壤上开出一朵不属于这世界的花。”

“我很想做一个小小的测试,假如我杀了那个女孩,它会不会杀了我?它会以怎样的形式来杀我?杀我的眼神中是否包含绝望和痛苦?”

“光是想一想我就觉得太有趣了,一切都和计划中不同,我越来越好奇了。”

第三份档案阅读完毕,陈歌已经给那位治疗布娃娃的医生打上了疯子的标签:“你俩注意点,看这些档案的时候千万不要用脑子去想,他们想要把你们拉到和他们同一层面,然后击垮你的心理防线。”

“我不关心档案,我现在就想要走。”

“档案里有和向暖有关的信息吗?”

看到小孙和温晴的反应,陈歌放心了,这俩人根本不在乎档案里写了什么,对他们来说真相并没有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带着家人一起活下去。

收起第三份档案,陈歌打开了最后一份档案,这份档案的封面被血液浸透。

第四份档案里的东西最少,只有薄薄几页纸,每一页上都残留着血手印,那些血手印就和房间里的手印一样。

“垃圾想要成为人,但是却不知道人为什么能被称之为人,我比对尸体和活人,从不同的方面教会了他很多东西。”

“我告诉他人和尸体、动物的区别,告诉了他什么是幸福,什么是情感,什么是温度,什么是爱。”

“垃圾成长了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已经看不透它的想法了。”

“那双从别人脸上挖下来的眼珠里只有一片浑浊和发臭的血丝,我根本不知道隐藏在那双眼眸下的它在想些什么。”

“垃圾和所有病人都不一样,它真实存在,却又没有自己的肉体,只有一副拼凑出的身躯。我无法像诊断普通病人那样去洞察它的内心,慢慢的,我甚至有点搞不清楚它的病情到底发展到了哪一地步。”

“一位医生看不透自己的病人,这是一件非常有趣且危险的事情。”

“我无法预知它的下一步举动,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杀死,垃圾总是会在我的身后出现,我能感觉到它在盯着我的后心和脖颈。”

“它也许真的想要杀了我?可能它是想要帮我治好不幸福的病吧?”

“我们囚禁了女孩几天,垃圾最终还是没有杀死她,不过女孩也回不到过去了。垃圾找到了一个折中的方法,它听取了我的意见,同时又保留了自己的特色,它第一次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东西。”

“恩,应该是东西,虽然它把这件东西称为朋友,但在我看来那就是一件没有灵魂的物品而已。”

病例单上的血迹越来越多,整张纸皱皱巴巴,上面血手印挤在一起,似乎有很多“鬼”都看过这最后一份文件。

“我很想体验被垃圾杀死的感觉,可是我一想到自己死后,就再也见不到这么完美的病人,我的心里就总感觉缺少了一些什么。我在门后生活了一年,回到门外的世界总有些不适应,直到看见垃圾的时候,我才突然明白了自己存在的意义。”

“没错,比起我,垃圾更符合医院的要求,如果我把它送回去,所有医生都会兴奋起来。”

“真的不想把它跟其他人分享,只可惜我恐怕活不到垃圾被治愈的那一刻。”

“我把垃圾的情况向我的老师汇报,它听到后亲自赶到九鸿小区,检查过垃圾的病情之后,给了垃圾一个非常特别的病号——0004号。”

“看到这个病号的时候,我就明白自己恐怕活不了多久了,医院里所有病人的病号是根据病情来排列的,越是特殊的病人,病号越靠前。”

“除了从未见过的0001号病人外,0002号病人在门的另一边,0003号病人藏匿在了含江,他们几个都超脱了我的理解范围,是我无法完全明白的存在。我真的没想到区区垃圾竟然能排到第四位,这样一个数字它能够承受的住吗?”

“前十位的病人普通医生无法接触,由老师和指定的医生负责,至于其他的知情者,要不被送入门的另一边,要不就会无声无息的消失。”

“我应该是后面那种,毕竟我在老师看重的材料上灌输了自己的思想。”

“在消失之前,我要最后去做一件事,那就是把这些病例单全部藏在一个只有我和垃圾知道的地方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可能人都是自私的,尤其是像我这样的人……”

最后一份档案到此结束,看着没什么,其实里面蕴含的信息量很大。

这个可怕的医生还不是最恐怖的,他还有一位老师。而且据他所说,他所在的医院里,像他们这么恐怖的医生还有很多。

陈歌印象中这么恐怖的医院只有一所,那就是位于新海和含江交界处的被诅咒医院。

“很棘手,看记录他们从二十年前就开始探索门了,这甚至比高医生都要早很多年。”

“医生数量不明,实力不明,另外还需要注意的是档案里提到的病人。”

“医生的老师应该是在布娃娃身上看出了什么东西,所以才把它列为0004号病人,布娃娃十几年后成为了凶神冥胎,可就算如此依旧只能排在第四位,那前三个病人该有多可怕?”

陈歌知道同样都是红衣实力也会相差极大,就比如门楠和成为凶神之前的张雅。

他觉得凶神之间也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“看来要重新评估那所医院的实力了,我最好是能够找到其他几位病人,想办法跟他们联合起来,大家都是病友,怎么着也会有共同语言吧?”

陈歌将四份档案全部装进了背包,这东西非常重要。

“布娃娃被医生的老师带到了医院里,在九鸿小区的遭遇算是冥胎改变的第二个阶段,它在这里建立起了扭曲畸形的观念,再往后发生的事情应该就是它会成为冥胎的最后一个阶段了。”

陈歌想起了之前进入那几个孩子门后世界时的场景,他睁开双眼,身后总会出现一扇散发着消毒水气味的黑色铁门。

每个被选中孩子的门后世界全都不一样,但是离开他们世界的那扇门却是完全相同的,陈歌怀疑那扇黑色铁门就是冥胎自己推开的“门”。

“那扇散发消毒水气味的黑门有点像是特殊医院重症禁区的门,照此来推断的话,冥胎很可能是在那所医院里推开了自己的门。”

四份文件将冥胎和被诅咒医院联系在了一起,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,从结果上来看,冥胎很早就从那所医院里逃了出来,那所医院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急着抓回冥胎。

陈歌猜测大概可能分为几种情况,第一,被诅咒的医院非常自信,他们觉得自己随时都可以抓回冥胎,所以根本不在意,任由冥胎成长,在暗中观察一切,掌控一切。

第二,他们遇到了很大的麻烦,制造出这麻烦的人有可能是其他病人,冥胎能够逃走,排在他前面的病人当然也有可能逃走。

第三,被诅咒的医院在含江吃了大亏,他们不是不想要抓回冥胎,而是不敢像以前一样明目张胆的来含江了。

这几种情况也有可能是同时发生的,毕竟以那所医院的恐怖实力,陈歌觉得单独一种情况很难让他们退却。

“冥胎有可能被关进过那所被诅咒的医院,我小时候好像也和那所医院的人有过接触,难道所有事情的源头都在被诅咒医院那里?”

“整件事情中,我父母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,他们的失踪是不是也跟被诅咒医院有关?”

“陈歌,陈歌!”

手臂被拽动,陈歌耳边传来小孙的声音。

“你看墙上的那些脸,他们好像在看你啊!”

“看我?”陈歌回头扫了一眼四周,墙壁上那些孩子的脸在流血,他们的眼睛变得灵动了许多,一颗颗眼珠好像快要从墙壁上凸出来一样。

被无数诡异的目光注视,陈歌依旧十分冷静,他将那档案袋从背包里拿出。

自己也没干什么很过分的事情,唯一做得不对的就是拿走了抽屉里的档案袋,如果那些孩子是因为档案袋才针对他,那在员工们醒来之前,陈歌可以放弃档案袋。

大丈夫能屈能伸,这并不丢人。

挥动档案袋,陈歌发现那些孩子看的并不是档案,而是他这个人。

一道道目光完全集中在了他的身上,那些孩子全部盯上了他。

“为什么老看着我?”

陈歌重新把档案塞回背包,他现在还不想离开这栋楼,因为他还没有找到这栋楼内臭味的源头。

504房间是臭味最浓郁的房间,如果之前的推测没有错误,那布娃娃的残躯应该就在这个房间里。

“快走吧,再不走,我感觉就来不及了。”

“稍等一下。”陈歌虽然也不想在这个房间里继续待下去,但好不容易进来一次,不把这个屋子转一圈,他心里有些不甘:“医生的档案里说,那所医院会让所有知情者悄无声息的消失,这栋楼内的居民可能就是被医生的老师所杀,这里的每一户都有亡灵在徘徊,墙上的脸应该是死去的孩子们。”

陈歌被那一张张脸看的发毛,他不想浪费时间,一手提着包,一手拿着碎颅锤,直接推开了卧室和厨房的门。

“没有布娃娃?”

卧室的臭味明显要更浓郁一些,陈歌正准备进去,身后的温晴突然又尖叫了一声。

陈歌和小孙都被吓了一跳,两人同时看向温晴。

走在队伍最后面的温晴脸色苍白,她捂着自己的手:“刚、刚才有人拽了我一下,就像是在催我离开一样。”

“那个家伙在提醒你,看来这地方确实很危险,不能久留。”陈歌加快速度,这里和金华小区不同,他没有时间仔细搜查,只是大概翻找了一下。

整个房间里臭味最浓郁的地方就是那张床,陈歌掀开了床上的被褥,看见被子下面放着一套发霉的外套。

他用碎颅锤将外套挑起,一条用烂布缝合成的断腿从外套里掉了出来。

刺鼻的恶臭钻进鼻腔,整栋楼都晃动了一下,四周开始出现惊人的变化,原本刻印在墙壁上的人脸在这一刻就像是活了过来一样。

“九鸿小区一号楼里藏着布娃娃的左腿。”陈歌捂住口鼻,他没有再犹豫,立刻后撤:“先离开这栋楼!”

发表评论

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

1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一卷 南征北战作者:月关 2默读作者:Priest 3将夜作者:猫腻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卷 白衣天下作者:月关 5第一卷 东林皆石作者: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